上海金山规定8类“民告官”案由“一把手”出庭

  “民告官要见官,官不来员来见”。现实中,不少政府机关“一把手”在面临“民告官”案时,能躲则躲,有些地方甚至泛起行政首长“零出庭”的尴尬局势。

  克日,上海市金山区政府印发《金山区行政机关行政诉讼出庭应诉和旁听审理实行细则》(以下简称《实行细则》),在海内首次明确8类行政诉讼案件必须由正职行政首长出庭应诉。

  据介绍,2015年以来,金山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均达60%左右,位列上海前线。此次制订的《实行细则》,除对出庭应诉事情机制实行加倍精致治理、确保不留死角外,更是首次重点对各单位正职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的案件局限、出庭次数等提出明确要求。

  “经区政府行政复议、区政府向导代表区政府出庭的配合被告案件,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社会高度关注或可能引发群体性事宜案件……”《实行细则》详细列举了必须由行政机关正职负责人出庭应诉的8种情形。

  《实行细则》还划定,对于确因正当理由不能出庭应诉的,必须实时向法庭说明详细情况、实时取得行政相对人的明白、实时化解相对人对行政机关推行行政诉讼义务的质疑,不能用“开会、出差”等宽泛理由笼统归纳综合。

中国首条量产规模IBC电池及组件生产效率达到国内最高

记者5日从国家电投黄河水电公司(以下简称“黄河公司”)获悉,中国首条量产规模IBC电池及组件生产线电池量产平均效率突破23.6%,达到中国国内最高水平。电池转换效率提升会带来电池及组件功率增益,降低产品单瓦生产成本,进而降低度电成本,提高产品市场竞争力。

  “出一次庭比上十次法制课更有用果。”克日,金山区某部门“一把手”刚刚参加完一起行政诉讼的出庭应诉,他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政府要有底气和信心应对“民告官”诉讼,“一把手”出庭,不是简朴地搭花架、作铺排,而是行政行为的“回炉再造”,更是法治教育的“触角延伸”,也有利于更有用解决行政争议。

  “告官要见官、出庭要出彩,这既是法律划定的义务,也是对司法权威的尊重,更是对行政相对人知情权的尊重。”金山区司法局局长陆才气说,“我们划定正职负责人不能出席,副职负责人必须充分发挥‘角色优势’,全程介入领会案情、介入讨论、权衡利弊、出庭应诉等,推动实现行政应诉事情出庭、作声和出彩。纵然二者均因正当理由不能出庭应诉的,也要求行政机关委托其他响应事情人员出庭,在行政机关负责人的监视指导下全程介入行政应诉事情,配合承办部门就案情和相关证据举行相同、研究、讨论,必要时约请相关专家给予指导。”

  据介绍,早在2009年,当地就制订实行了《金山区行政机关行政负责人行政诉讼出庭应诉划定》,建立了一套相符金山现实的行政诉讼答辩和出庭应诉机制;2014年,又推出了《金山区行政机关负责人行政诉讼出庭应诉和旁听审理实行办法》,进一步明确出庭应诉局限、规范复议应诉流程;2015年,连系行政诉讼法修订内容,再次制订实行了《金山区行政机关行政负责人出庭应诉和旁听审理若干划定》,构建了新时代、新形势下行政首长出庭应诉的全新事情机制。

  “我们始终坚持紧抓向导干部这一‘要害少数’,系统化、制度化地推进向导干部法治意识的培育和提高,近年来我们已全面推行区级机关、街镇(工业区)党政主要负责人向区委常委会集会专题述法事情。往后将连续提高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推动‘法治政府’建设展现新作为、实现新跨越。”陆才气说。

  记者 余东明

  实习生 张海燕

【编辑:朱延静】

原创文章,作者:28x0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0.com/archives/14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