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VR“复生”逝去的亲人 暖心操作还有些手艺缺陷

  克日,许多人因社交网站上撒播的一段视频泪目。视频中一位韩国母亲借助VR(虚拟现实)手艺实现了压制在心头多年的愿望——再见一次2016年患病离世的女儿,给她过一个迟来的7岁生日。女儿的“死而复生”给了这位母亲极大慰藉。

  用手艺“复生”去世的人,这个以前看起来很科幻的想法,在现在人工智能驱动的科技时代,正在酿成现实。

  用手艺重现小女孩的音容笑貌

  在视频中,当妈妈戴上VR眼镜,就看见女儿娜妍像小天使一样蹦蹦跳跳地跑出来,大声地喊着:“妈妈去那里了,妈妈想我吗?”见到久别的女儿,妈妈早已泣不成声。女儿抚慰着妈妈,而妈妈也诉说着对女儿的忖量。最后娜妍和妈妈告辞,化作一只蝴蝶飞走了。虽然无法拥抱相互,但这次“隔空重逢”,让母女有了一次相对镇静的告辞。

  “这场告辞得以实现,主要依靠了VR动作捕捉、人工智能等手艺。”天津大学智能与盘算学部翁仲铭教授先容,通过对小女孩的形象、动作、声音举行建模,VR手艺能够重修一个三维的虚拟人物,还原小女孩生前的音容笑貌。由于小女孩已经去世了,因此建模有一定难度,特别是动作建模。

  “小女孩的动作是通过动作捕捉来完成的。”翁仲铭进一步注释说,可以在现实生涯中,找小我私家来“演绎”娜妍,给她穿上动作捕捉服,尔后让她模拟娜妍的动作并把动作信息记录下来或者直接传输到绑定好的虚拟小女孩身上,就像通过动作捕捉来做动画一样,通过面部动作的捕捉,把面部细节如眨眼、笑容等都捕捉下来。

  此外,人物模子可以通过娜妍生前的视频和照片资料建立出来,还原女孩的外貌;再通过人工智能手艺转换,还原女孩的声音,这样娜妍就能重现在母亲眼前了。

  还原触觉、嗅觉和味觉仍有难题

  重逢排场虽感人,但也留有遗憾。在视频中,母亲虽然能看到自己的手和女儿的手贴在一起,但却完全感受不到女儿手的存在。

  “VR手套只起到了定位和动作捕捉的作用,若是想要实现物理的触碰感,还需要在手套上增添具有触碰关系的产物。现在VR手艺可以很好地还原人类五感中的视觉和听觉,但对于触觉、嗅觉和味觉的还原仍然存在着许多难题。”翁仲铭略带遗憾地说,我们触碰或者抓握一个物体,会在物体和手掌、手指之间形成许多接触点,我们要领会每一个接触点的受力情形,尔后做力反馈。现在的手艺还无法做到庞大的多点力反馈转达。此外,还要还原所触碰物体外面的材质、温度、形状等,这些因素涉及的触觉加倍庞大,难度也更大。

沪指低开0.83%报2918.93点 塑料等板块领跌

截至上一交易日,上交所融资余额报5911.81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增加348.72亿元,融券余额报114.31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增加4.45亿元;深交所融资余额报516

  除了无法知足人的五感需求外,运用VR手艺让亲人“死而复生”这个项目另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妈妈看到的女儿、女儿履历的种种场景以及女儿说的话,都是凭据提前编排好的剧原本演绎的,就好像母亲和女儿合演了一个话剧。”天津瀚海星云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振元示意,“未来随着人工智能手艺的生长,可以把人工智能与VR手艺结合起来。好比母亲用语言表达自己情绪的时刻,女儿会实时地回复,这就会用到语音识别、交互、深度机械学习等加倍庞大的手艺,实时互动才会让逝去的人真正‘活’过来。”高振元说。

  此外,现在实现“死而复生”的VR项目需要凭据详细案例私人定制,开发成本异常高,就像此次“母女重逢”,从立项到完成长达8个月。

  此前VR手艺更多应用在游戏层面,此次让逝者“复生”,也让人们看到VR手艺真正应用于现实生涯。虚拟现实越来越贴近真正现实,也让一些人忧郁,是否会引发一些伦理道德的问题。

  对此,高振元示意,这个视频存在互动性单一、无触感反映等问题,若是真正应用到生涯中,可能适得其反。好比母亲想抱抱女儿,但无法抱起来,她可能就会加倍遗憾忧伤;也有可能有人因此沉溺于虚拟天下,不愿意接受现实,走不出伤痛。

  “VR再怎么真实,也只是一种手艺。若是泛起了道德伦理问题,可以随时‘叫停’。”虽然翁仲铭对此相对乐观,然则他也示意:“手艺开发也需要有道德底线,也要小心把VR手艺应用于色情等有违道德的方面。”

  高成本让VR普及“看上去很美”

  “VR手艺由来已久,然则由于硬件成本异常高,因此生长相对缓慢。直到2016年——VR元年,随着专业级硬件推向市场后,硬件成本降低许多,有关VR的应用才逐渐多起来。”高振元先容,“现在VR的应用领域多集中于娱乐、教育、医疗、工业、旅游、军事等,通过VR举行相关人员培训。好比在某些危险的化学实验中,我们可以通过VR模拟整个实验的流程,训练学生凭据规范举行实验。若是哪个环节不规范就会发生‘爆炸’,但在VR实验中,学生可以安全地再来一次。”

  2016年VR产业迎来风口期,现在VR市场显著有所降温。“从一最先被资源和市场追捧到现在,四五年间,VR市场也履历了一场大浪淘沙,‘淘’出了VR的真实需求。”高振元坦言道,“那时泛起过许多伪需求,好比VR购物,2016年阿里巴巴向外界演示了‘Buy+’的购物方式,用户使用头戴式VR装备进入虚拟商铺,在虚拟阛阓中与伙计举行对话、选购商品,这是海内电商对于VR购物的首次探索。但由于有许多因素制约,这一应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真正走进我们的一样平常生涯。”

  “现在VR的渲染、建模等手艺软件生长得异常快,然则硬件价钱照样贵,有点跟不上软件的生长,好比一套VR装备现在在2万元左右。由于开发一款VR产物,需要大量的软件专业人才,这是导致成本难以降下来的重要原因。”翁仲铭示意,“近几年推出的手机VR虽然价钱对照廉价,然则效果欠好。使用VR就是要到达身临其境的效果,廉价的VR装备很难实现,还不如直接看手机、看电视。现在制作VR周期长、成本高,凭据剧本内容,一个项目最少需要20天到1个月,若是内容庞大,可能破费的时间会更久。以是现在VR主要应用于企业端,很难在用户端普及。”

  只管VR手艺的生长还存在着一些因素制约,然则5G手艺的推广应用,也给VR市场注入了一丝活水,让人以为VR未来可期。“由于VR都是三维场景,而且需要实时渲染,因此需要有壮大的网络资源支持,好比带宽、云端存储等。现在由于远程传输受阻碍,因此都是盘算机本地化运行。”翁仲铭充满期待地示意,应用5G手艺后,就可以快速通过远程传输和云端支持,快速渲染,解决画面延迟等一系列问题,好比远程医疗,就已经可以实现VR手艺的应用了。

  陈 曦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28x0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0.com/archives/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