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川》:主旋律影片如何更好唤起观众的历史共鸣

  这是近期反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题材的首批影视作品之一,总结该片的履历和不足,对于接下来的一系列同类题材乃至于其他重大题材的影片创作,都有重要意义。

《金刚川》:主旋律影片如何更好唤起观众的历史共鸣

  《金刚川》展现了我志愿军多兵种的协同作战。剧照中划分为炮兵、通讯兵和工兵。

  《金刚川》放映竣事的时刻,伴随着《英雄赞歌》的旋律,所有字幕(甚至包罗互助公司的职员名单)所有放完,影厅内另有一些观众沉浸在震撼之中,没有脱离,这样的场景不多见。

  反映抗美援朝主题的影戏已经良久没有泛起在大银幕。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中国人民加倍想念那些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的勇士们。然而《金刚川》从立项到成片,总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对于一部战争题材的影戏来说实在是过于急急。影片能否唤起今天观众的历史共识并知足他们的情绪期待?一最先我并没有抱以很大的希望,影片最后的艺术效果却远超预料。

  特殊的叙事手法,让原本线索简朴的故事有了张力

  影戏分成四个片断,前三个片断划分以志愿军步兵、美军飞行员和志愿军高炮手三个角度讲述了炸桥和护桥的故事。从三个角度讲一个故事的手法并不算稀奇新颖,然则在战争片中作为主要结构依然是罕有的。影片上映以来,对于这一点,专业影迷示意不知足,以为该片不如诺兰的《敦刻尔克》技法高明;而通俗观众则显示出了不适应,只管导演已经很贴心地使用了重复的字幕作为时间符号,依然有观众没有完全明白,甚至有些从头至尾都没有搞清楚影戏的时间线,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完全重复的场景:怎么谁人飞机被打下来之后又飞回来了?炮弹炸志愿军战士,一模一样的场景怎么泛起了一次又一次?这些观众是缄默的,他们不会在任何媒体上揭晓谈论,但作为面向民众的影戏,却不能完全不思量他们的观影感受。另外,这种手法使得影戏的时间历程异常慢,冗余信息太多,观众以为好像是凑时间,重复的镜头似乎让时间停了下来,尤其这是战争片,而不是艺术片,重要的军事战斗在重复叙述中变得失去悬念,以是有不少人在网络上埋怨前面两段有点拖泥带水,显得拖沓,不够简练。

  然而,换个角度来看,这样的构想有其值得赞许甚至叫好之处。

  由于该片的拍摄时间很短,无法准备战争大排场,讲述庞大的故事情节,以是主创选择了一个线索简朴的故事。这次渡河行动发生在抗美援朝战争末期,息兵谈判已近竣事,为了教训拒绝签署息兵协议的顽固的李承晚,志愿军在金城发起了一次主要针对李承晚的战争,以打促和。《金刚川》所显示的,就是这次战争某个攻击偏向上的一次渡河行动。没有气势恢宏的大排场,没有两军对垒,也不像三所里、松骨峰和上甘岭阵地上那样的猛烈炮火和群体牺牲。影戏里肉眼可见的敌人,只有几个美军飞行员,主要的攻击工具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有泛起。

山东陵城:创新方式确保贫困户脱贫

“在党委政府的帮扶下,我通过种植大棚蔬菜很快就脱贫了。区扶贫办还联合区卫健局梳理了慢性病种,参照纳入健康扶贫的93种疾病,根据贫困人口实际患病情况,将10种大病与12种慢性病纳入保险保障范围。目前,该区110家企业与110个扶贫工作重点村结成帮扶对子,通过多种形式,巩固贫困村脱贫摘帽成果。

  从讲述这个故事的手法上看,若是拿掉影像化的排场,而抽取出叙事学所说的“故事层”,甚至可以说相当单薄,然而影戏通过三个角度的叙述,使这个线索简朴的故事立体化,充满了张力。三个视角的叙事使影戏在狭窄的时间历程中充实扩展了其空间的包容性,人物既有志愿军通俗战士,也有美军飞行员,另有影片的英雄主角——吴京饰演的老关和张译饰演的张飞。

  三个视角从意义链上层层递进,凸显出故事背后的巧妙立意

  网络上有谈论以为第一个片断有些平庸,现实上这三个视角虽然从故事自己来说是平行的,然则从意义链来说则是层层递进,前两章为第三章做铺垫,最终成为一个整体,凸显出了这个线索简朴的故事背后的巧妙立意。它不是正面的作战,却又从侧面显示志愿军之以是能取得胜利的窍门:他们不仅仅是不怕死,而且另有战胜一切难题完成任务的勇气。就像美军飞行员叹息的,无论你炸毁它多少次,都市立起一座新的桥。一方面,炸桥和造桥,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异常重要的部门,同时,在这里,桥还成为了一个从此岸通向彼岸的象征。

  第一段从先遣连的眼光看这次渡河,先容渡河的意义,告诉观众为什么必须定时保证渡河,以及敌人的空袭轰炸造成的难题,通过高连长的口说出:“架桥怎么就不是接触?”这一章从“外部”考察美军飞机和中国高炮射手之间的角力,同时为最后一章架设人桥埋下伏笔。邓超饰演的高连长早早牺牲,最后以人架桥的都是不出名的演员形象和通俗战士,也是导演对照有想法的思绪。

  第二章则是聚焦于美国飞行员,在大多数时刻,他由于先进的武器,占有着战场的优势职位,许多志愿军战士都牺牲于这一人一机。恰恰是这一章使整个影戏变得丰满。在战争片中从敌我两个角度拍摄统一故事,这种手法极为罕有,是《金刚川》在艺术上的突破和创新。抗美援朝,从战略上说,美军是纸老虎;从现实的战斗力来看,按志愿军战士的话说,美军是钢老虎。那时美军的实力确实是天下最强,不要说他们占有绝对优势的武器和后勤,美国士兵的履历,尤其是手艺兵种职员的素质和能力,在那时也是天下一流。志愿军的对手绝非等闲之辈,只有充实尊重这样一位壮大的对手,我们才愈加体会到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艰难,才愈加能够认识到志愿军的胜利是何等来之不易,他们的血都是不得不流!同时,美军飞行员从盛气凌人的傲慢到被志愿军那无法彻底摧毁的桥所震慑,这个心理过程从侧面显示了志愿军是若何把一切“不可能”转变成可能。影戏最精彩最动人心魄的第三段也才气充实显示其意义和价值。

  吴京饰演的老关曾经是高炮连的连长,由于违反规定吸烟被降为班长,在战斗最先的时刻,就坚持把张译饰演的张飞排长“赶走”到隐藏的炮位,自己占有坦荡地上的高射炮,由于这里加倍危险。最后当炮弹所有打完,他向天上射出信号弹,指明敌机偏向,被敌人的机枪打成肉泥,视死如归,九死而不悔。

  与大大咧咧的老关相比,张排长则一直看上去有点怂,异常郑重,从两片玉米地之间不大的坦荡地穿过的时刻,纵然没有美军飞机在头上,没有什么危险,他也是战战兢兢。然而,在身负重伤,被打断一只胳膊一条腿的情况下,他一个人转动本来是几个人操作的高射炮,用最后几发炮弹击落了谁人美国的空中牛仔。

  作为有一定军事知识的观众,在看影戏的时刻很容易以为张排长这条线是一个带有夸张的虚构。由于人工操作高射炮打飞机的效率对照低,二战时平均两千发才气打中一架飞机,而且这照样几个人一起操作,天真调整炮口的情况下才气做到。影戏中的张排长现实上已经很难瞄准和调整了,这种情况下,打中敌机只能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性。然而事实上这个故事是有原型的:1951年11月1日,我志愿军第65军所属的自力高炮第31营3连3班在战斗中泛起了重大伤亡,除二炮手刘四,炮班其他成员所有牺牲。身负重伤的刘四从昏厥中苏醒,见敌机群仍在肆虐,便刻意单人操作37高炮抗击敌机。他首先爬到一炮手座位上,盯着瞄准镜转动偏向轮,找好偏向。接着又转到二炮手座位上,将五炮手临终前压进炮膛的炮弹悉数打出,把一架俯冲中的P51“野马”式战斗机打爆。这是难以想象的运气,更是难以想象的顽强。

  固然,该片确实存在对照显著的问题。这是近期反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题材的首批影视作品之一,总结该片的乐成和不足,对于接下来的一系列同类题材乃至于其他重大题材的影片创作,都有重要意义。该片最大的缺憾是,在显示战士们英勇无畏的时刻,没有说明谁人“为什么?”在显著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中国人的军队能把美军从鸭绿江打到三八线,这是为什么?孟子在跟梁惠王的对话中说:“仁者无敌。王请勿疑!”由于仁义之师纵然拿着木棒也能打败秦楚的坚甲利兵。《金刚川》只是用旁白表达了志愿军爱国爱民的精神动力,然则在情节和人物故事上的单薄使它没有提出和回覆这个问题。我们期待未来的抗美援朝主题的影戏能够作出更好的回覆,产生出新时代的经典,在影戏银幕上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竖起新的纪念碑。

  (作者 钱翰 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编辑:刘欢】

原创文章,作者:28x0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0.com/archives/39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