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志强:我不是有发现好演员的能力 只是有拍好电影的决心

  《英雄》《捉妖记》等大片的幕后推手推新作 奇幻影戏《赤狐书生》明日上映
  江志强:我不是有发现好演员的能力 只是有拍好影戏的刻意

江志强:我不是有发现好演员的能力 只是有拍好电影的决心

江志强:我不是有发现好演员的能力 只是有拍好电影的决心

  由江志强监制,伊力奇导演,李现和陈立农等主演的奇幻影戏《赤狐书生》将于明日在海内上映。日前,影戏提前小范围内部放映,江志强特意来到现场“试探”映后回响,他看向人人的眼神清亮得像个孩童,脸色还有些惴惴不安:“你们以为影戏怎么样?不知道你们喜欢吗?”

  低调谦逊得丝毫不像金牌制片人的江志强有着“华语影戏教父”的名号,《英雄》《卧虎藏龙》《色戒》及《北京遇上西雅图》《捉妖记》等影片,他都是幕后推手,曾被《时代》杂志封为“亚洲英雄”,《亚洲华尔街日报》称其为“亚洲最有影响力的自力发行人之一,也是亚洲最乐成的制片人”。

  圈内人都尊称江志强为“江老板”,不仅是由于他的显赫“战绩”,更是由于他的人品和他对影戏的情怀。江志强缔造了华语影戏的大片时代,自己生涯简朴,培植新人却不计成本鼎力支持,2015年登顶中国影史票房冠军的影戏《捉妖记》就曾令他险些“倾家荡产”。

  《赤狐书生》同样是一部新导演、年轻演员加盟的“崭新”影戏,连日来,近七十岁的江志强陪着主创辛劳奔忙于天下路演,他说自己就像个老父亲,看着孩子要出远门了,心里忧郁又期待他的显示。

  12月1日,江志强在同伙圈讲述了自己即将“赴考”的心情:“2020这一年太难了,许多逆境许多磨练,许多不确定和许多人的失眠,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一年就要过去了。我很主要。和人人一样,我也有困扰,像要走入科场的学生,像送孩子走上社会找事情的家长,未来许多未知。《赤狐书生》是我的考试,在今年,考题似乎更难了一点……赤狐和书生结伴赶考,有犯傻、犯错,有相助相知,他们要步入人世,接受成人规则的审核,希望前程似锦。”

  江志强说自己也有许多疑心,“什么才是最主要的呢?乐成很主要,挣钱很主要,拍影戏这一起上遇到的这帮同伙更主要。有时刻真的很难题,难题没有停过,许多真诚善良的同伙会协助,经常感动。做一部影戏,行一段路,聚一帮最好的同伙分享一段生命,一起走来,让我想到最主要的就是起劲打拼的这帮同伙,为了成就相互可以放弃一切,为了成就一部影戏可以放弃一切的这帮同伙,结伴偕行,有笑有泪。拍影戏就是这条路,是赤狐和书生的故事,也是我最珍惜的,究竟,有你们,天下能坏到哪儿去呢。虽然2020很难,但若《赤狐书生》能在这个年终给人人带来欢欣,这场考试的效果便已算好。”

  六年前遇到这个剧本 被友谊和发展所感动

  《赤狐书生》讲述书生王子进进京赶考,被想要成仙的狐妖白十三盯上。狐妖白十三率领“群妖骗子团”设下连环计,要骗取书生王子进信托,没想到一起偕行两人却成为至心同伙。

  江志强异常喜欢这部影戏,他在看剧本时就被这两个年轻人的友谊和发展故事所感动。“虽然拍过许多影戏,但从来没拍过这样的。两个年轻男生在路上遇见、发展的故事很感动我,就像现在的两个年轻人去高考,碰上之后变成了同伙,这段友谊会影响他们一辈子。我自己年轻的时刻也遇过这类同伙,以是这个故事是讲了我们年轻时刻都拥有过的一段旅行,都有过的一段发展履历,对我来说这个故事异常稀奇。”

  江志强回忆说最初接触到这个剧本照样在六年多前,“白马出书的老板找我,说他们有一本书叫《春江花月夜》,想改编成影戏,那时他已经有一个剧本的初稿了,然则我没有想好若何继续调整,以是就没有接。之后我们想来想去,他们也再想来想去,差不多是在四年前,我们确定签约拍这个影戏。确定拍摄后 ,我们把剧本拿回来修改,改了许多,和原著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最后变成了现在《赤狐书生》这个剧本。”

  同伙、发展,是剧本改编的两大焦点词,江志强说他们确立的剧本偏向是:两个很纯真的年轻人在这段旅程内里怎么发展,怎么变为更好的自己,更清楚地熟悉自己。

  《捉妖记》的乐成让江志强对奇幻影戏有了信心,“观众现在有许多感兴趣的题材,然则海内奇幻影戏比较少,反而在网络上、游戏内里有许多奇幻的天下。影戏是面临年轻人的,我很想让许多年轻人看到这部影戏,由于我们都曾经年轻过,我喜欢挑战,我喜欢每次创作差其余天下观,把差其余故事代入差其余天下观内里。”

  确定拍摄《赤狐书生》后,剧组最先筹备、找演员,江志强先容说,2016年和2017年主要是剧本开发阶段,2018年进入拍摄筹备阶段,2019年正式拍摄,现在终于迎来上映,“一部影戏从筹备到上映,对我来说似乎是自己生一个小孩出来。从没有到有身,然后把他生出来,生出来以后把他养大,教他念书,现在他长大了,毕业了,准备送他进入社会了。”

  选择陈立农和李现主演,完全没有思量“流量”

  李现因《亲爱的,热爱的》而爆红成为“顶级流量”,《赤狐书生》现在也因李现的人气而被看好,问江志强是否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江志强笑了,他示意,陈立农和李现的选角,完全没有思量“流量”,“那时两位演员还没有爆红,我们看重的是他们和角色的契合,我们拍影戏最主要的是看哪一小我私家搭这个角色最像,最有感受。他们两人都履历了多轮试戏、排演,才最终被确定出演。”

  2000年出生的陈立农演《赤狐书生》时才18岁。2018年,他加入爱奇艺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节目《偶像练习生》,获得第二名,并加入男子演唱组合NINE PERCENT,从而正式出道,《赤狐书生》是他第一次演影戏。

  选陈立农,是由于江志强在看《偶像练习生》时,以为陈立农是异常纯朴的年轻人,单纯得就像书生王子进。“他在《偶像练习生》的显示已经告诉观众,他的面貌有观众缘,我很重视每一个演员的面貌有没有观众缘。但有个大问题,陈立农不是演员,他完全没有演出履历。我们让他来试戏,他的人品、对人对事的态度、为试戏的起劲和试戏的效果,让我们更领会他,以为这小我私家照样有演戏的天禀。他不是一天就能成为厉害的演员,然则他有天禀,他未来可以是个演员。”

做好保暖 别让心脏着凉

天气寒冷时,会导致血管收缩,血压升高,血流缓慢,血液黏度增高,进而心、脑负荷加重,动脉粥样硬化斑块易于破裂,冠状动脉易痉挛,从而诱发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注意身体活动时间和地点的选择 天气寒冷时,心脑血管疾病患者建议不要晨练,因为清晨气温太低。

  江志强赞美陈立农想做演员的刻意异常大,“他是一个异常好的小孩,谦逊、愿意学、不怕辛劳,磨炼的一个月天天准时来,早来晚走。他天天早上十点钟到晚上十点钟都在二楼排演,一天十个小时要讲对白、对戏、谈剧本。我们经常排演到晚上十点、十点半,他永远都是十一点半才走。那时他很忙,《偶像练习生》他是第二名,爱奇艺天天打电话来让他做什么什么,他都拒绝,说‘我要排演,我要训练,我接了影戏,不能请假,请假我也不愿意,我要做演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做,他都不去做,他说自己要训练,做一个演员。演员有了天禀,还要有后天的起劲,这很主要。有些人很有天禀,然则他们不明白珍惜自己,不发愤图强,不起劲不支出,最后就不见了。”

  选择李现,则是由于江志强看了他演的《河神》后,以为他适合演狐妖白十三,邀来试戏后感受李现还不错,“那时李现也没有现在这么火,他来演戏、排演,在这个历程中我以为他可以演白十三。李现很想做一个演员,他不想做偶像,他以为火不火不主要,李现有这个刻意。我看他许多剧都很专心去演,这是他未来乐成的缘故原由。”

  江志强赞美李现对影戏异常有追求,“这个年轻人很懂,他明白什么是厉害,他明白看影戏,他明白去追求好的器械。我经常告诉李现铺开演戏,他的微笑很讨喜,这一类人最适合演骗戏,外表让人看着无害,白十三是一个骗人的狐狸,李现来排演的时刻,骗人的那场戏演得很好,有自己的器械出来,人人都以为没找错,他应该能提升这个角色。天天排演时,陈立农、李现、哈妮他们这些演员都在,每一场戏都排演,似乎舞台剧一样。”

  从来没想过这个演员在演了我的影戏之后会不会火

  都说江老板眼光独到,能够发现好项目和洽人才,但江老板却以为自己考察的不仅是创意,更要看导演的做人,“现在是中国影戏的黄金时代,然则,人人都太急了,把赚钱当做目的,而我看中的影戏人一定要有才气、肯支出。许诚毅拍《捉妖记》花了7年,阿诺拍《狼图腾》花了8年,薛晓路拍《海洋天堂》花了6年,不要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当导演,而是先问自己愿意不愿意支出?愿意支出若干?愿意不愿意投入?做导演需要有许多起劲在内里。”

  李现并不是江志强的“乐成个案”,之前汤唯演《北京遇上西雅图》、井柏然演《捉妖记》、彭昱畅演《闪光少女》,都是江志强“慧眼识珠”。不过江志强本人并不以为自己在选角方面有什么眼光,“我以为有一大部门是缘分、运气。我看人是凭感受的,拍摄影戏《闪光少女》时,以为彭昱畅是蛮可爱的一小我私家,我从来没想过这个演员在演了我的影戏之后会不会火。”

  江志强示意,演员能否火,是要看演员自己的能力,“不是我有能力成就一个好演员,而是我有很大的刻意把一部影戏做好。和演员的互助要看缘分,我希望未来多给我一些剧本拍好它们。我没有能力看一个演员会不会火,然则我有能力拍好影戏,我有能力做好一个角色,这次李现在《赤狐书生》中的角色白十三一定是讨好的,由于这个角色写得好。那时我找李现是由于《河神》,是他本人何等厉害吗?不完全是,《河神》吸引我的眼球,他演的角色吸引了我,于是找他来试镜,试戏时他很专心,很投入,也很起劲,那就演《赤狐书生》。”

  很幸运能请到久石让大师给“儿子”做音乐

  影戏《赤狐书生》虽然是年轻导演和年轻演员冲锋在前,然则其幕后却都是资深大咖来“保驾护航”,像《捉妖记》的导演许诚毅卖力做这部影戏的视效,美术总监是《2046》和《一代宗师》的邱伟明,音乐总监是写出过王菲金曲《急忙那年》的梁翘柏,更厉害的大腕儿则是请来了大师久石让为影片制作音乐。

  江志强因与久石让互助过《海洋天堂》成为密友,这次拍摄《赤狐书生》,江志强以为久石让是为奇幻影戏配乐的最好人选。

  江志强第一次找久石让是在今年疫情前,把剧本寄给了他,久石让说很喜欢,然则他的事情行程很忙,不知能否挤出时间,厥后疫情发生了,久石让的许多事情也停下来,时间有了富足,江志强就把影戏寄给了久石让,久石让回复说:“我喜欢这部影戏,我愿意帮《赤狐书生》做音乐。”

  江志强先容说,做音乐时代,他们会经常相同,无法碰头,又需要翻译,中心历程也克服了许多难题,“我们那时要求久石让先生帮我们写85分钟的音乐,然则久石让先生说不好,他以为只需要不多于65分钟的音乐,他告诉我们没有音乐更有力度。伊力奇是个新导演,久石让会给导演注释,不是每个地方都要音乐,你这一段戏演员演得何等好,就由他们的戏把观众拉到内里,不是每个镜头背后都有音乐去影响观众的情绪,有些主要的戏逐步留给观众,要有留白,音乐不能强过戏。久石让先生对音乐的运用,用什么音符去做这个事情,他异常异常懂。”

  久石让的录音历程都做了现场直播,江志强和导演在北京旁观,“久石让团队事情很规范,准备很足够,想得很细,基本上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想过,我们录了两天就录完了。这是我第二次在现场直播看到我自己影戏的录音,久石让做事情真的是很专业,很细,而且久石让的音乐有一个很稀奇的地方,他很东方、很奇幻、旋律异常优美,又优美又准确,能给我们加分,演员可能演到80分,他帮你提到88分,这是他厉害的地方。他录音之前已经发了一个小样给我听过,这个小样是他在自己的电脑内里做出来的,然则在现场,听到的每一段都有惊喜,每一段都超乎我的想象。我异常幸运能够请到久石让先生来为《赤狐书生》做音乐,每一部影戏都像我自己的后代,找到久石让先生来为‘儿子’培训,是我一辈子的幸运,先不说影戏出来怎么样,跟他互助就很幸运了。”

  每一部影戏都有自己的命

  江志强职业生涯中最为“跌宕起伏”的一次影戏履历就是《捉妖记》,这部影戏原来的主演柯震东由于涉毒丑闻后无法上映,江老板不想把这部《捉妖记》的运气托付于遥遥无期的“解冻”,更不想让前期投资的2.8亿打了水漂,毅然决议重拍,因此影片的成本上升到了3.5亿元,超出预算2个多亿,险些让他“倾家荡产”,最终影片上映后票房大卖。

  以是,江志强经常叹息“每一部影戏都有自己的命”。现在《赤狐书生》即将上映,江志强又提起了这句话,他希望《赤狐书生》这个小孩的命能够好些,“第一,可以带给观众欢欣,第二能够有机遇造福社会,带给社会一些正能量,让观众能够在影戏里吸收一点好的信息,令观众更开心,做人更努力;第三能够带点收入给爸爸妈妈。”

  导演许诚毅感恩江志强那时决议重拍《捉妖记》,感动于江老板自己扛着所有压力,给主创团队最大的激励。许诚毅说:“补拍时,江老板从来没说过要砍特效镜头、减投资,让我可以毫无顾虑,江老板反而讥讽我说,你就当你第一次考试考了75分,第二次再考,怎么也得考90分了吧?”许诚毅还笑言,在整个重拍的历程里,江老板一直很乐观,“他说导演你多幸运,没若干人可以像你这样拿一整部片子来试片的。”

  也因此,对于这次的《赤狐书生》,许诚毅卖力了视效部门,全片差不多有2000个特效镜头,一共做了18个月,江志强说:“通常有毛的动物是很难做的,要做得真实,很难而且异常贵。”

  为人谦和低调的江志强在制作影戏时却是武断勇敢,对此,他示意自己是一个喜欢“赌影戏”的人,自然会把所有的重心放在影戏上,其余事情无暇顾及。在他看来,也唯有心地纯良、至心热爱影戏的人才能够不计回报,全然支出。

  文/本报记者 张嘉 供图/黑马

【编辑:张奥林】

原创文章,作者:28x0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0.com/archives/441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