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九资本再获一个IPO,曹大容讲述4年陪跑故事

光大一带一路绿色股权投资基金:碳中和股权投资的逻辑和方法

光大一带一路绿色股权投资基金:碳中和股权投资的逻辑和方法,作为专注于绿色低碳领域的专业投资机构,光大一带一路绿色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光大绿色基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沿着三大赛道,联合优质合作伙伴开展碳中和投资布局,打造国内首支完整采用ESG标准的股权投资基金,促进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云九资本再拿下一个IPO。

昨晚(4月1日),怪兽充电登上纳斯达克敲钟舞台,发行价8.5美元,开盘报10美元,上市首日总市值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140亿元)。至此,“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正式诞生,云九资本也迎来今年继A股青云科技之后的又一家上市公司。

云九资本再获一个IPO,曹大容讲述4年陪跑故事

怪兽充电联合创始人兼CEO蔡光渊(左二)与云九资本创始合伙人曹大容(右一)、合伙人郝玮(右二)、执行董事沈文杰(左一)在上海庆祝仪式现场

时间回到2017年5月,云九资本团队在几乎见遍了市面上所有的充电宝创业玩家后,来到了怪兽充电的办公室,与公司创始人蔡光渊见了一面。初次见面,这位80后年轻人引起了云九资本团队的注意,“第一次交流就被Mars(蔡光渊)展现出来的成熟创业者状态、对行业的深刻认知和强大的团队凝聚力打动,聊得非常投缘,彼此充满认可。”

很快,云九资本便出手参与了怪兽充电的A轮融资,并在后续的四年里两轮再加注,位列十大股东。现在,怪兽充电如愿叩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一直站在其身后的云九资本也斩获丰厚回报。“成立三年成为独角兽、四年上市,公司发展得很快。作为投资人,过程中最大的感受是兴奋和放心。”云九资本曹大容向投资界感慨道。

怪兽充电,只是云九资本消费投资版图的其中一员。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云九资本聚焦于新一代主流消费人群的崛起,以“狙击手式”的投资方式,精准押注了星期零、BA饰物局、好特卖、Starter、宜买车等项目。“现在,线下购物又开始cool了起来。无法被线上渠道替代的体验,是我们所感兴趣的消费投资方向。”眼下,这家活跃在创投一线的VC机构,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消费投资路径。

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诞生

云九资本讲述背后投资故事

云九资本与怪兽充电的渊源始于2017年。

这一年初,摩拜、ofo等共享单车正疯狂跑马圈地,一笔接一笔巨额融资涌现,共享经济的欢呼声也达到了高潮。

彼时,在上海城市的另一边,80后蔡光渊经历了一次不太顺利的手机充电体验,这让出身消费行业的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做一个更好用的共享充电宝。怪兽充电由此诞生。

此时,共享充电宝已经开始进入云九资本的视野。云九资本团队对共享经济素有研究,曹大容也是共享民宿平台途家的早期投资人。在这场资本洪流中,云九资本对共享经济派生的各种商业模式,始终保持着冷静的判断。在云九团队看来,不同于许多“XX共享”对市场需求的言过其实,共享充电宝的确存在刚性的需求,在当时是一个巨量市场。且共享充电宝的成本和租赁价格也决定了,这是一桩能够较快回本的、可持续的生意。“这条赛道,值得入局。”2017年5月,云九资本在见了当时市面上所有的共享充电宝公司后,来到了怪兽充电最初的办公室,见到了创始人蔡光渊。这时,怪兽充电的创始核心队伍已经搭建完成,集结了美团、Uber、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人才。

曾先后在联合利华、新元素、Uber中国等多家知名企业里担任品牌和营销方面的重要职位,蔡光渊对消费品有着深刻理解,第一次会面,云九资本便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一次交流就被蔡光渊展现出来的成熟创业者状态、对行业的深刻认知和强大的团队凝聚力打动,聊得非常投缘,彼此充满认可。”曹大容说,同时在观察到公司的数据化管理体系后,进一步加固了云九资本的判断与投资决心,“第一次拜访(怪兽充电的办公室)时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公司在很早的时候,就非常全面地引入数字化管理、大数据分析,落实到点位运营和人才招聘当中。从数据系统、人、团队文化等方面考量,毫无疑问这是一支高配的团队。”

两个月后,怪兽充电官宣完成亿元级A轮融资,云九资本首次出现在股东列表中。不过此时的共享充电宝早已不是新鲜事物,怪兽充电的竞争对手环伺。“怪兽充电是当时这个赛道主流玩家中最后一个成立的,成立的时候前面几家公司都有了较大的体量和高额的融资。但我们认为当时的市场依然具有很大空间可以去抢占,这几个月对怪兽来说并不晚。”曹大容回忆说。

与投资人的信心一致,这家后起之秀迅速攻城略地。蔡光渊和他的团队将目光瞄向无人开发的空白市场并迅猛进击,很快便触达百座城市,点位数甚至超过了一些早期玩家。怪兽充电是如何做到的?曹大容分析认为:“这个团队信奉一种在每个环节上比竞对领先5-10%,用这一个个5-10%加乘出巨大优势的发展哲学,他们也的确是这么做的。怪兽充电基于产品设计、核心技术、运营、资金的理解,构建了完整的、成建制的团队,以最低的损耗在赛道启动狂奔。”

站在公司背后

来自投资人的“充电”

怪兽充电之后的路途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7年下半年,随着一些共享单车品牌的崩溃,共享经济的泡沫开始破灭,外界的反应也让共享充电宝受到了波及。雪上加霜的是,创投市场迎来一场资本寒冬,投资机构纷纷谨慎地勒紧钱袋,这使得尚需发力的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融资路上遇冷。

见此状况,云九资本率先表示了对怪兽充电的坚定支持,并当机立断地告诉蔡光渊,要逆势再融一轮。云九团队引导蔡光渊去见A轮老股东,并最终联合几个老股东共同支持公司——2017年11月,怪兽充电再获2亿元新一轮融资。补足了弹药,怪兽充电才得以将触角向更多消费场景延伸,业务规模进一步壮大。

在这个过程中,云九资本还给予了公司在人才输送、产品战略等各个层面的支持。“包括我们一直在讨论,怪兽如何谋求战略合作以及如何保持独立性。战略合作时间点的选择,对企业发展是非常关键的,也有助于公司保持长期健康的发展状态。”曹大容告诉投资界。

2020开年的疫情,是怪兽充电成立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一段时间几乎没有现金流。蔡光渊也曾坦言:“这一年所承载的情绪可能超过了过去数年的总和。”为了渡过难关,站在他身后的云九资本尽可能地出谋划策,给予最大的陪伴和支持,“那时候,我们一方面帮助公司提升资金的安全性,通过债权融资补充现金流,既保障安全渡过疫情严重时期,也为疫情缓和后的反弹备好粮草。另一方面也在协助公司制定疫情期间的运营策略,如何优化点位效率和人员效率。”曹大容说。

「怪兽充电」上市背后:高瓴创投从天使轮投到IPO

「怪兽充电」上市背后:高瓴创投从天使轮投到IPO,投资怪兽充电,与高瓴长期信奉的绿色可持续发展理念高度契合。2017年5月,在见完怪兽充电创始团队不到半个月时间,高瓴创投做出了投资的决定,此后则连续6轮持续加码。与此同时,高瓴也是此次怪兽充电最大的基石投资人。

“平稳渡过疫情后,很明显地,怪兽充电跑得更快了。”根据招股书,2020年,怪兽充电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1.126亿元人民币,其中下半年收入达18.5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non-GAAP净利润2.0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

四年陪伴,三轮加注,随着怪兽充电敲响纳斯达克的IPO钟锣,云九资本的投资组合里也再迎来一家上市公司——4月1日晚,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8.5美元,开盘报10美元,总市值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140亿元)。IPO前,云九资本持股5.8%,以此计算持股市值约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8亿元)。

回首一路走来,曹大容向投资界感慨:“成立三年成为独角兽、四年上市,公司发展得很快。作为投资人,过程中最大的感受是兴奋和放心。公司定期会做极为详细的业务预测,除了疫情这样的黑天鹅事件以外,公司业务基本是接近预测来发展的,这里面就体现出团队对业务的深刻理解。”

跟紧这批年轻人

“现在,线下商业开始cool起来”

透过怪兽充电,云九资本的消费投资版图渐渐浮现。

成立四年多来,云九资本背后已经集结了一支颇有潜力的消费企业队伍。怪兽充电之外,云九资本以“狙击手式”投资方式,精准出击,投出了BA饰物局、好特卖、Starter、星期零、宜买车等消费领域企业。

这其中,BA饰物局可以说是云九资本在消费赛道内的重要布局。这是国内首家会员制快时尚饰品品牌,在创立至今的三年时间里,俨然已成为新零售领域现象级的存在。有投资人透露,BA饰物局曾在短短四个月内完成了四轮融资,是消费市场中增长最快的新品牌之一。

新的消费时代下,消费者的需求开始变得多样化,购物不光只是“买”这么简单,而是联动了体验与社交,贯穿了线上与线下的全链条。在曹大容看来,现在,线下购物又开始cool了起来,传统的shopping mall正在经历转型,逐渐被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的新业态所取代。这其中,平价饰品类目的经济模型就很可观。

“BA饰物局这样能逛能买能拍照的饰品店,就是一个代表。”曹大容说,BA饰物局的迅速崛起就源于对Z世代消费需求的深度理解,以及线下流量运营的模式创新。“BA店面设计深受现在年轻人喜爱,这是我们在探店调研过程中深有体会的。同时,创始人李超是连续创业者,渠道能力很强,我们相信BA可以在中国快速铺开。”

在线上红利消失殆尽的今天,线下又再一次成为主流。日用品尾货销售连锁店——好特卖,则是云九资本在线下新零售投资的又一重要布棋。曹大容分析认为,中国商业地产走过几十年,发展出各种吸引消费者的形态。伴随着线上渠道的成本越来越贵,品牌在线下布局的机会开始涌现。与此同时,Z世代及Z+世代这批年轻群体渐渐成为消费主体,于他们而言,网购不算新鲜事物,反而逛街的感受是无法替代的。“无法被线上渠道替代的体验,也是我们消费投资比较感兴趣的。”

总能稳健且精准地投出一个个典型的、不同细分领域的消费品牌与企业,曹大容向投资界阐述了云九资本投消费的三大关键要素:市场空间、增长速度、创始人,“我们更倾向于已有成形产品或者已有店面在跑的项目,通过研究产品数据或者单店模型,从而达成投资决策,并在A轮、B轮阶段发力。”

接下来,一批消费品牌将会消失

“不要把消费品牌创业想得太容易”

消费品牌,一度被认为是中国 VC 最后一个热战场。

这是一波巨大的浪潮,还将会持续较长时间。根据摩根士丹利发布的《消费2030:“服务”至上》报告,到2030年,中国的家庭平均收入将从6000美元上升到12000美元,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商品类消费市场规模全球第一大市场。曹大容坚信,在这其中,一定会出现影响世界的创业者。

只是在这一波浪潮中,消费创投市场的更迭势必隐秘而迅速,在市场越来越拥挤和嘈杂的情况下,一批消费品牌/企业在经历了爆红后又悄然间失去声音。在曹大容分析看来,中国创业者还是把消费品牌创业想得太容易了,可能做到几亿可以,但要做到几十、几百亿,道阻且长。

纵观全球知名消费品牌所走过的路,这并非易事,需要能力超群的CEO和团队。接下来,他将率领云九资本从这三个维度出发,继续重仓中国新消费,见证可以成长为世界级品牌的企业和团队:

国产品牌崛起,存在国产品牌替代海外品牌的机会

新技术带来的投资机会,如植物蛋白肉替代品的生产技术的发展

渠道作为一种基础设施,也在不断迭代当中,并带来投资机会。

“这其中,很多人不喜欢投渠道,我们反而比较重视。”在曹大容看来,消费创业的门槛相对而言较低,竞争激烈,而对于更关注规模效应、对能够做大的机会感兴趣的美元基金来说,“渠道”相对而言可被预测,较容易推导出项目的规模(比如通过单店模型),可以比较直观地预测消费品牌未来几年的长势。不过于CEO而言,这是一项艰难的挑战,不管是渠道拓展,亦或是渠道维护都非常考验团队的能力。

具体到消费投资,曹大容坚定地告诉投资界:“我们不争取投多。要投就投那种在某些方面具备赛道数一数二能力的团队。”一张别样的消费生态版图,将徐徐铺开。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59岁物美创始人,即将坐拥两家上市公司

59岁物美创始人,即将坐拥两家上市公司,回过头来看,张文中的商业人生悲壮中透着几分传奇色彩。正如他所言:“经历风雨,我依然是个乐观主义者,是个积极的奋斗者。心中有春天,人生就充满阳光。我再次出发。”

原创文章,作者:28x0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0.com/archives/58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