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1454亿美元现金,巴菲特为自己离开作准备

汽车缺芯:不只错估市场这么简单

汽车缺芯:不只错估市场这么简单,失控的供应链,产业的急刹车,两个同样高度分工、全球合作的产业,汽车芯片站在供应链的交集上,这一次脆弱性凸显。

长达一年的新冠疫情改变着美国人日常的生活习惯,也冲击着商业格局的每个角落,连股神也不能幸免。

2021年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坦言,去年一季度看到公司巨亏497.46亿美元时,自己也吓了一跳。“我看了一下数字,难道我去度假了么?的确是我在管呀。但因为三月份的股票大跌,出现大额未实现的亏损。”

90岁的巴菲特和97岁的芒格在2021年年会上一同回答股东提问

除了曾经的投资账面亏损之外,还有BNSF铁路公司面临经济停滞带来的装载量暴跌,保险板块不仅需求下滑而且理赔蹿升,家具卖场、喜诗糖果、DQ冰淇淋等消费品在各地居家令的要求下,被迫关闭门店。巴菲特所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曾受益于旗下90多家企业多元化的业务分布,但多条业务线在疫情蔓延和社会骚乱面前整体受挫,也让这艘承载36万员工的巨轮遭遇前所未有的运营考验。

“3月中旬各个企业都在想办法借钱度过难关。”巴菲特在2021年的股东年会上表示,“我们只有自己想办法。”

从2021年5月1日公布的一季度财报来看,伯克希尔似乎已经走出了“至暗时刻”,季度运营利润达到70.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0%。公司所持现金储备较上一年继续创新高,达到1454亿美元。巴菲特坦言,经济复苏比预想中来得要快,但他仍不敢掉以轻心。巴菲特自称是公司的“首席风险官”,在财报中也继续提示疫情前景对业务线的影响仍不明朗。

从股东会的公开发言、财务报表和公开报道,大致可以描绘出对风险尤为敏感的巴菲特在疫情危机中的生存法则:安全边际、现金和信任网络。

践行价值投资大半生的巴菲特在过去十年屡屡遭遇外界质疑,特别是近些年多年跑输标普500。但在1965-2020年的55年间,伯克希尔每股市值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0%,该期间的市值增长率更是高达2.8万倍。上述生存法则也助力他成为投资界的“长跑冠军”。

保险业务留出安全边际,不敢为马斯克开保单

保险50多年来一直是伯克希尔的核心业务。1967 年,巴菲特收购国民保险公司,开始了保险业的经营,其不仅提供丰厚的营业利润,也为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实践提供低成本的资金。但2020年开始,新冠疫情和多地骚乱在多个业务条线冲击美国保险行业,大型线下活动的被迫中止,门店因居家令关停、店铺被打砸抢等财产受损在多地发生,保险也成为股东最为担心的业务之一。

伯克希尔的保险业务面对疫情最大的风险敞口,集中于伯克希尔再保险(BHRG)和伯克希尔主要保险(BHPG)两个业务分支,前者提供财产和意外保险,后者提供劳工保险、车险等综合性商业险种。

对于这两块业务最大的意外冲击,将在于美国保险业是否需要为流行病而导致营业中断进行赔付。去年以来,麻省、新泽西、俄亥俄等州府发起立法提案,要求无论原始保单条款如何限定,营业中断险都可以追溯性覆盖新冠疫情造成的损失。美国财险协会(APCIA)担心,此举将导致许多承保相关财险的机构破产。这也是伯克希尔股东所担心的风险因素。

但事实上,伯克希尔已经和同行相比留出更大的安全边际。以此次股东大会所在的洛杉矶曾经经历的1992年大骚乱进行比对,当时,6000多项财产损失申请理赔,保险公司赔付7.75亿美元,相当于现如今的14亿美元。外媒曾经测算,即便人口超过50万的美国城市都遭遇十倍于此的财产损失,按照伯克希尔在财险3.1%的市占率进行测算,面临的理赔规模大约在160亿美元,相当于当前现金储备的十分之一。

巴菲特还在年会上表示,公司将会加入法律诉讼抗争,且在此类诉讼中败诉的可能性不大,“会面临索赔,也会承担诉讼费用,但从比例上讲,负担没有其他公司重”。分析机构晨星(Morningstar)在研报中称,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可能面临长期的诉讼缠斗,但总体理赔风险可控。

在年会现场,当有人问及伯克希尔是否会为马斯克去火星开出保单,伯克希尔旗下负责保险业务的阿吉特笑称,很担心给马斯克承保,因为后者太有冒险精神。这也从侧面显示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对风险管控的自我要求。

现金储备高达1454亿美元,或为“离开”作准备

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3月30日的前四大重仓股占整体股票持仓69%,苹果一家占40%

但投资人对巴菲特的期待不仅是能够在危机中伤亡最少,最好还能上演“神来之笔”。危机时刻往往是巴菲特压价扫货的最佳时刻。

巴菲特目前仅次于苹果的重仓股美国银行,就是在危机中的一次“别人恐慌时出手”的砍价案例。

手机厂商新战事:集体入场造车

手机厂商新战事:集体入场造车,对于手机厂商们而言,这场造车运动,可能会带来比手机更深远的影响。

美国银行CEO布莱恩·莫伊尼汉(Brian Moynihan)曾经回忆公司被投经历,在美国政府可能违约的2011年,巴菲特主动打电话说想注资。“第二天早上,我们已经签了协议,第三天,就收到了他的投资款。”

这笔快准狠的投资,给伯克希尔的股东带来丰厚的收益。根据当时的协议,伯克希尔公司50亿美元买入5万份美国银行累积永续优先股,每年股息收益为6%,同时获得7亿份美国银行认股权证。2017年8月,巴菲特行权,在美国银行的股价已经涨到23.58美元的时候,以约定的7.14美元的价格加仓。行权之前,美国银行已经给伯克希尔带来约20亿美元分红,行权之后,巴菲特持仓部分市值已经涨至170亿美元,相当于净赚120亿美元。

但在这次新冠疫情中,巴菲特和芒格却始终捂住钱包。

今年2月,芒格曾表示,疫情中并没有接到任何求助电话。在年会上,面对股东的质疑,芒格再度回应称,“在疯狂的市场环境下,我们没法做大型投资。”

而晨星公司分析师格雷戈里·沃伦(Greggory Warren)对作者分析称,巴菲特的按兵不动由多重因素造成。一来,和以往相比,联邦救助项目多元和私募资金激增至2.3万亿规模,都让巴菲特不再是疫情中纾困救急的唯一选择;二来,过去十年中,巴菲特为减少现金余额而进行的几笔大投资效果差强人意,让他出手愈发谨慎。

2014-2015年间,伯克希尔曾和巴西私募股权机构3G Capital联手,以4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卡夫食品,并将其并入亨氏集团,但2018年业绩全面下滑,巴菲特在随后的年会上承认买贵了。2015-2016年间花费372亿美元购入的精密机件成为轰动一时的收购案,但5年之后,巴菲特却面临110亿美元财务减记。而从2016开始巴菲特建仓美国四大航空公司各持股约10%,结果也在疫情中割肉清仓。

“也许下一笔大投资就是巴菲特的收官之作了,会更谨慎。”格雷戈里·沃伦表示。他同时猜测,巴菲特和芒格或许也在为可能遭遇的突然离开,做好更充足的“备用金”准备。

苹果在乔布斯2004年7月因病离职到2011年10月过世期间的股价走势图

以苹果的乔布斯离开作为参照,尽管乔布斯在2011年10月去世的消息令人伤心,但市场并不感到意外。早在2004年8月,乔布斯首次被诊断出胰腺癌并将肿瘤切除之后,市场就开始考虑他可能不再主导的那一天。

但对于伯克希尔来说,市场似乎难以对巴菲特突然离开进行提前估值。“我们猜测,也许消息宣布当天会跌10-15%。”格雷戈里·沃伦在研报中写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觉得伯克希尔正在由一个再投资机器转向通过定期的股票回购将资金回馈给投资人的机构,同时在资产负债表上长期留存大量现金,保存一笔紧急资金,以备在巴菲特突然离开的话,可以入场做点什么。”

财报显示,在按兵不动的2020年,巴菲特破天荒地花费247亿美元回购自家股票,后在2021年一季度再回购66亿美元。

但现年90岁的巴菲特自己似乎还没有“游戏进入终局”的紧迫感。在股东大会上,他笑称,现在接近1500亿美元的现金不过公司估值的15%左右,“这个占比还比较健康,未来数字会慢慢降低的”。

2020年疫情期间,巴菲特曾经戴着比亚迪的口罩拍照,衣服上写着,“我会长命百岁。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好。”

口罩和飞机:疫情中的信任网络

虽然没有接到困境公司的求购电话,但“打电话给巴菲特”依旧是许多公司或组织在生死关头尝试的“最后一招”。这也让伯克希尔不仅仅是关乎复利的财富增长游戏,也成为错综复杂的社会网络里传递价值的关键节点。多名股东对作者表示,投资伯克希尔并乐于每年参加巴菲特股东会,不仅仅想获悉财富增值的秘诀,也想学习巴菲特的人生哲学和处世之道。

根据《商业内幕》的报道,在2020年美国疫情初期,巴菲特曾经接到过高盛CEO大卫·所罗门的求助电话。和2008年期间高盛寻求资金注入和信用背书不同,这次的电话是关于国际物流的难题待解。

2020年3月21日,美国爆发疫情后,库存不足的美国医院四处求购医疗用品。全美顶级的西奈山医院向中国合作伙伴求助,急需N95口罩等医疗物资,前者曾经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给国内提供医疗物资捐助。但因为当时国际航线的供应紧张,即便购买到物资,也没有合适货机安排运输到美国。

身兼西奈山副董事长的高盛商业银行部负责人佛里曼(Richard Friedman)通过高盛CEO向巴菲特求助。接到电话的巴菲特随后让佛里曼和旗下私人商用飞机NetJets董事长取得了联系。后者最终捐出两架小型客机,并拿到监管批文,协助13万个N95口罩落地西奈山医院,解燃眉之急。

而这种基于口头应承的全力以赴,在巴菲特过往商业往来中屡见不鲜。曾有多名被投企业高管对作者确认,巴菲特的报价和确认交易往往以握手或口头协议为准,而并不需要在法律协议的限制下才以诚相待。

财富只是人生的一方面。巴菲特曾经表示,虽然相信自己终会变富,但也并不想仅仅用“有钱人”来定义自己。“时间和爱是用金钱买不到的,也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我非常幸运可以在生活中控制自己的时间,也有足够的金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本文作者王凡,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棱镜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我在北京,花费近千元为宠物找酒店

我在北京,花费近千元为宠物找酒店,当下,年轻人看似社交方式多样但却宁愿独处,宠物,成为了提供情感寄托和慰藉的存在。

原创文章,作者:28x0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0.com/archives/61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