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告诉他们不应诉诸暴力”

  21岁的冼嘉豪是游泳池救生员,5月4日在香港区域法院的聆讯中认可一项暴乱罪。检控方指出,他去年6月12日在中环立法会大楼入口外,连同其他身份不详人士介入暴乱。

  据报道,冼嘉豪认可向警方防线投掷头盔、雪糕筒和雨伞等杂物,在与警方僵持时被制伏、拘捕。在法庭上,辩方讨情时示意,事发近一年,被告没有一天不在回忆当日情景,对自己使用暴力深感痛恨,又引述他亲自撰写的讨情信说:“若是我有机遇跟年轻人谈话,我会告诉他们不应诉诸暴力。”

  不少香港父老寄语青年学生们,不要重蹈覆辙,法治社会下,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担责任。

  据香港警方5月5日宣布的数字,共有8001人因修例风浪被捕,其中3286人为学生。近期,一些案件在法庭聆讯,陆续有人受到法律制裁。不久前,香港西九龙法院少年法庭裁决一名刚满16岁的被告,在屯门一次非法游行流动中“管有适互助非法用途的工具”及“在民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听到两项控罪建立的讯断,这名少年咬紧双唇,流下痛恨的泪水。

  青春年华,本该珍惜岁月吸取学识,充实人生,却被人误导洗脑而介入暴力打击与破坏流动,留下案底,遗憾终生。

  24岁的A先生(假名)以前从事运输事情,现已失业。他因介入非法流动被拘捕,保释后,现在要准时去警署报到。他在接受媒体接见时示意愧对家人,痛恨莫及。

  A先生说,他以前对政治冷感,一切在去年6月后发生变化。他加入社交网络群组,认识了一班所谓“手足”,耳濡目染下,行为逐渐“变激”,直至今年4月在一场流动中被捕。

“一体化仍然是亚洲经济长期发展趋势”

5月8日,博鳌亚洲论坛举办2020旗舰报告线上首发会暨“疫情下亚洲发展前景与挑战研讨会”。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李保东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使得贸易、投资和人员的流动受阻,亚洲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修例风浪中,家人劝A先生不要介入流动,可他那时一直听不进去,与家人的关系逐渐变差。现在事情没了,面临检控,整天心惊肉跳。说到未来,他一脸茫然,“只希望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玄色暴力对香港危害至深,真相越来越清晰,宽大市民也越来越反感暴力。然而,最近香港仍有人在网上怂恿在疫情下“揽炒”(同归于尽),试图再次提议暴乱。对此,从事装修业、去年曾多次介入暴力打击的25岁青年阿B(假名)向媒体示意:不会再受骗。

  去年他介入陌头打击的缘故原由之一,是不想“被同龄同伙排挤”,现已3个多月没出去介入。“我以为人人应该配合抗疫,保住饭碗。搞暴力政治最终搞死自己。”他说,“若是没有去年的事宜,我敢肯定,现在疫情对我们(生计)的影响不会那么深。以前每月有一万五六千港元的收入,但现在歇工,我真是彷徨!”

  去年在陌头流动中,阿B见识了一班“头目”的煽惑手法。他说,那些人先把对手妖魔化,塑造“只要匹敌政府匹敌警员就是合理”的假象,他们提供装备、工具,年轻人只要出人就可以,食、住、行等消费有人支付,拉了很多多少中学生加入。“他们可以豪爽地利诱人加入团伙,又请食饭又请饮酒,但钱从何来?自己想吧!”

  有香港媒体近期发出诘责,香港有人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怂恿年轻人去“揽炒”,为什么不叫自己的子女介入,却让别人家的孩子日后带着案底投身社会?而一些有头有面的人物竟说“留案底令人生变得更精彩”,这种蛊惑是何等邪恶和不负责任!

  “年轻人实在都是受害者!”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语重心长地说。为了尽可能多地拯救年轻人,邓炳强先容,警方和律政司已有协议:对不牵涉严重暴力且有悔改之心的年轻人,会酌情接纳检控以外的方式处置,尽可能让他们不留刑事案底,以免毁掉前途。

  事实让这些青少年苏醒,亲情呼叫他们回归,全社会都有责任促他们远离“违法之路”。希望岁月能让他们成熟理性,重新出发。

  记者:连锦添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28x0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x0.com/archives/8312.html